手机端

中国赛艇突破再突破 -世界杯2022怎么买球

中国赛艇突破再突破东京海之森水上竞技场起风了出发前,4个姑娘抓紧最后一点时间讨论战术登上艇,朝夕相处两年多的她们,彼此的默契不需言语目标只有一个向前冲2000米的比赛距离,她们只花了6分05秒13,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吧。

中国赛艇突破再突破

中国队夺得赛艇女子四人双桨冠军

赛艇女子四人双桨夺金

胜利的颜色是红色

东京海之森水上竞技场起风了。出发前,4个姑娘抓紧最后一点时间讨论战术。登上艇,朝夕相处两年多的她们,彼此的默契不需言语。目标只有一个:向前冲!

2000米的比赛距离,她们只花了6分05秒13,中国赛艇却等了13年。7月28日,东京奥运会赛艇女子四人双桨冠军属于中国组合,世界记住了她们的名字:崔晓桐、吕扬、张灵、陈云霞。

这是一枚如此宝贵的金牌。2008年北京奥运会,中国赛艇正是在女子四人双桨项目实现奥运金牌零的突破。而今,4个姑娘以刷新世界最好成绩的卓越表现,在欧美选手长期统治的赛艇领域,再度挥洒耀眼的“中国红”。

姑娘们大声欢呼、呐喊,尽情释放内心的激动。当五星红旗缓缓升起,她们与现场观战的中国赛艇队全员一起合唱国歌。这一幕,让许多人热泪盈眶。

在奥运赛场,夺冠头号热门中国组合拥有无可撼动的优势。出发一马当先,划桨速率远高于另外5组对手。半程之后,她们已经超越近两条船的距离。冲线的电视画面中,根本看不到其他艇的存在。领先亚军6秒23,几乎是碾压级的胜利。

从2019年组队至今,她们驰骋世界赛场所向披靡,迄今保持不败战绩,甚至从未在一场比赛中落后过。如此超群的实力,让奥运夺金看来并不意外。但吕扬却说,“背后有多不容易,只有我们自己知道。”

中国赛艇运动起步比欧美国家晚很多。尽管早早在亚洲确立领先地位,但放眼世界赛场,中国选手一直处于追赶者的角色。经历了北京奥运会的爆发后,中国赛艇队在伦敦和里约均与金牌无缘。中国选手以往擅长的强项,也逐渐被欧美选手拉开一大截。

前路在哪里?中国赛艇队把女子四人双桨项目作为突破口。赛艇名将张秀云接手执教女子双桨组,这个团队有凝聚力,也存在良性竞争。从天亮练到天黑,姑娘们在寂寞中坚守;从岸上测功仪到水面训练,她们把最美好的时光奉献给赛艇。

这4个平均身高1米8的姑娘各有优势和长处。吕扬、张灵参加过里约奥运会,崔晓桐是从单桨转项过来,陈云霞拿过亚运会单人双桨金牌。把她们捏合在一起, 不只需要苦练,更需要彼此信任。“坐在一条艇上,只有心往一处想,劲才能往一处使”。陈云霞说。

从下水第一下起就把动作做规范,打磨技术细节,锤炼团队配合,成了她们每天的常态。日复一日风吹日晒,给这些正值芳华的姑娘打上黝黑的痕迹,但一想到心中未圆的梦,每一步都走得坚定而踏实。

张秀云曾以1秒之差获得奥运银牌,她不想让自己的遗憾发生在徒弟们身上。而中国赛艇队也在认真研究对手、总结自己之后,找到后发制人的路径。引入科学训练理念、恶补体能短板、“一人一艇一方案”……一连套“组合拳”为赛艇再创辉煌铺就基石。

2019赛季,中国女子四人双桨组合一举夺得世锦赛、世界杯等多项赛事冠军。“大家从思想上的想赢怕输,到现在一出发就觉得自己可以赢。”张秀云说。2021年世界杯第二站,姑娘们的夺冠成绩比两年前的世锦赛又缩短了9秒多。

征战东京赛场,受台风影响,女子四人双桨决赛被推迟举行,但姑娘们依然保持着极高的专注力。大战前一晚,她们照常写好训练日记。“我们不怕有压力,也不怕任何对手。”张灵说,大家都记着教练的嘱托——打奥运会这场硬仗,要大胆自信,做好自己,划好过程。

汗水浇灌的花朵在夺冠一刻绽放,女子四人双桨为中国水上军团打响第一枪。赛后站在岸边,一袭红衣的4个姑娘搭着肩,竖起“第一”的手势。“我想过赢,但没想到赢得这么漂亮。”崔晓桐扭头对姐妹们说,我们真棒!

为奥运健儿喝彩

勇夺中国男子赛艇首枚奥运奖牌

张亮:告诉世界“我们可以”

阳光射在张亮胸前的铜牌上,呈现一种金色的光晕。在7月28日进行的东京奥运会赛艇男子双人双桨决赛中,他和搭档刘治宇以6分03秒63的成绩为中国男子赛艇夺得历史上首枚奥运奖牌。

在男子赛艇领域,长期以来亚洲人从未占过一席之地。张亮选择这个项目,却从未后悔过。“我练了21年赛艇,走到今天是因为有梦想,我不想只做奥运会的参与者,我要拿冠军。”

张亮是个自律的“狠人”。在队里训练量最大,常常不到6点就起床训练,甚至还在教练的计划之外给自己“加餐”。多年如一日的坚持,使得他在34岁的年纪仍保持强大的体能,连年轻队员也自愧弗如。

尽管拿过许多冠军,但张亮的奥运之路却不顺遂。2008年北京奥运会,有望冲击奖牌的他因为缺乏经验没能及时出现在赛场,最终被取消比赛资格。从希望到失望,张亮没有灰心,“往前看,每天该训练就训练。”

3个奥运周期下来,小将熬成了老兵,但张亮依然没有显露疲态。赛艇训练很苦,但张亮不觉得枯燥,“把它当作一种健身,训练就不会累。”

时光匆匆而过,张亮想把握运动生涯最后的黄金期。他在中国赛艇队的这些年,队伍保障水平和国际视野逐渐提升。2018年,张亮开始和小将刘治宇配对男子双人双桨。“亮哥训练积极性常常让我感动,不好好划都对不起他。”刘治宇说。

2019年世锦赛,“亮宇组合”大放异彩,勇夺中国男子赛艇第一个世界冠军。正当张亮准备放手一搏时,东京奥运会延期打乱了备战节奏。“当时沮丧地跟教练说,我要退役了,但很快就想开了,正好利用这个时间去补足一些短板。”

对于张亮而言,一旦确定了目标,从不留退路。2020年6月,他创造了有滑轨陆上赛艇30-39岁年龄组男子马拉松新的世界纪录。突破极限的背后,源自对赛艇项目的热爱与坚守。

近几年,张亮/刘治宇在国际赛场一直表现不错,但到奥运会比了第一场后,张亮感觉“高估了自己”,从状态调整、节奏把握到对场地的适应,可能与顶尖选手还差了一点。“我们做好艰苦准备,不管最后划到第几,付出了就没有遗憾。”

尽管预赛与半决赛均未获第一,但张亮/刘治宇已经接近自己的最好成绩。决赛中,两人从700米开始发力,一度反超至第一,但在1000米过后,后劲更足的两个对手领先冲过终点。虽然不是最期待的奖牌颜色,但他们已经做得足够好。

一枚来之不易的铜牌,为中国男子赛艇翻开崭新一页。“这证明中国男选手也能在赛艇项目与欧美强手一较高下,给后面的年轻队员增强了信心。”在张亮心里,这个突破,比金牌还重。

图片来源:本报记者王霞光

本期编辑:孙龙飞

本文中国赛艇突破再突破文章仅代表作者的个人观点,仅供大家参考,如若验证其真实性,请咨询相关权威专业人士。

猜你还喜欢的

大家正在看的